诗歌《常德诗墙》

编辑:现代诗歌网发表日期:浏览:6

热门搜索 诗歌  父亲的诗  常德的诗  阳山的诗  妈妈的诗 

常德诗墙

  黄昏
  屈子招魂
  摸着渔夫的号子
  舟横
  白浪
  武陵

  此刻
  偌有游客
  踏进
  月光的链子
  深浅不一
  此刻
  更有人
  歇下
  两脚浮远的空虚
  风声
  尘

  2013.

 @冬日里的沅水河

  激流褪尽的沅水河
  仿佛酣睡在儿时的摇篮里

  曼妙轻柔的水雾
  宛若一条条流淌的纱巾

  渔家的少女坐在小木船上
  编制着打捞着梦想与收获

  而江心偶尔的一点点波动
  也都是风云之间交换的密语

  不信,你且静下心来倾听
  一阵归来的鸟声已经开始沉沦


  @冬天里的壶瓶山

  雾多且冷
  山以一种近乎绝望的方式
  叙述着它的哀愁
  树叶没了
  鸟鸣没了
  来山上游玩的人没了
  光阴涣散
  寺庙敲着自己的木鱼

  2017,1,9

沅水河【组诗】

  @小六子

  那些年一些亲人们就叫我小六子
  小六子就被一些亲人们反反复复地叫
  叫着小六子反反复复地长大

  叫到小六子破了嗓门
  叫到小六子多出了一块喉结长起了小胡须
  叫到小六子像一头初生牛犊不怕虎
  叫到小六子肩膀硬硬已是一米七五的高个儿
  叫到小六子看到同村的女孩子走过来
  想对她们说话又结结巴巴

  现在小六子,很少有人叫了
  叫我小六子的人多半离去了也多半陌生了

  叫我小六子的亲人啊
  我站在这里,离你们住地不远
  我是多么想再听你们叫我一声小六子呀!

  @沅水河

  沅水河从天上来从地上来
  从老船夫拉纤的时刻
  豆大的汗珠中来

  沅水河是父亲河是母亲河
  也是一个传说
  蚩尤的战士战死的血

  沅水河,仲夏夜的梦里
  月下十二颗豆荚炸裂
  然后风波又乍起

  @狗尾巴草

  沿着迂回的山路
  我又回到了我的童年
  与那些狗尾巴草之间

  在风中在雨中在光中在秋色里
  它依旧人依旧

  我一生孤独的思念
  至此风也不能全部带走
  如梦不知如草生
  时刻都给我感动

  2016,3,8

一幕

  女人哭了起来,全身瘫软在三轮车旁
  她的男人被几个城管扣押着,在另外一辆城管车里

  三轮车上堆满了西瓜。刚从自家地里摘下
  新鲜欲滴的,还没有卖

  过往的路人,聚拢了一圈又一圈
  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唉,种瓜的卖瓜的实在也没有办法
  而城管们正理直气壮,脖子霸气地歪吼着

  这一幕刚刚发生在我居住的城市,还在继续
  我只有用我真实的笔记录

  国家规定法制没有同情,
  谁悲悯苍生

  2017,8,18


  妈妈

  那匍匐着推着三轮车前行的卖菜的老妪
  我应该喊她一声妈妈
  不,她应该是我妈妈的妈妈
  她灰白的头发看上去比我妈妈苍老多了
  她躲避城管的时候,比我妈妈缓慢多了

  2017,6,2

德山

  在这里有枉水流入沅江,直下洞庭
  在这里有渔夫乘舟归来
  披着桃源梦里的星月,晨曦
  在这里有和赵州桥一样的石桥
  也有比它古老的竹排,传唱的竹枝词
  在这里春光明媚,丝弦和乐,白鹭齐飞
  善卷之德,因播德而远近闻名
  在这里尧和善卷是陌路相逢后的朋友,知己
  他们一个是帝王,一个是草根
  但他们都是德者的德者,肝胆相照
  在这里尧欲把天下让给善卷
  善卷却最后而归隐德山,为何
  我以为历史茫然也不茫然,我以为世人也解也不解
  【这千古的传承,修德的善念。】若你欲解开
  你就不妨亲自来一趟德山
  静下心,在常德市东南五公里处
  听一听乾明寺的晨钟暮鼓
  德山莲池的花开鸟鸣
  善卷垸的淳朴宅心
  或许,在这里你就能够找到自己的真正答案

  2017.4.24

故乡

  说到故乡的时候
  心就醉了

  关山万里,你手里握着故乡的词语
  喜悦早已无法形容

  故乡一直在梦里抵达的地方
  在温暖与潮湿的深处

  栽一树月光在窗前
  故乡就在你身旁,在你回家的路上

  2014,2,6

暴雨经夹山寺

  禅机被蓟草扎破
  抱着几朵冒烟的云,一起
  是多么危险

  大雨陷落了天空
  狂风吹歪了寺檐
  唉,一副楹联的落魄情怀

  一场空前的浩劫
  湮灭了夹山寺的木鱼声声
  树上蝉的嘶哑
  为谁荒废

  2015,8.10

父亲与老井

  村头的那口老井已经冷落了多年
  自来水的方便再没有大群人去排队汲水
  父亲唠叨说早些年干旱的日子里
  这口老井啊曾经救过
  很多人的性命

  这些年来父亲独自坚持
  在井边汲水
  他说他习惯了喝这井水的清凉
  习惯了用它喂养牲口,洗衣做饭

  如今,父亲真的老了
  有时候大清早就一个人咳嗽在井边
  有时候傍晚还一个人在井边徘徊
  每次看到他不舍的在井边来来回回
  用自己一双青筋突兀的大手
  抚摸井边那棵依然如故的老树
  抚摸井盖旁那些光滑如翠的苔藓
  心中就有些凝噎,有些怅然

  而岁月就在井边以迅速燃烧崩离的方式
  把父亲的一生点燃
  又把父亲的一生冷却
  最后尘归,寂寞而还原

  黄昏的阴郁越加渲染着父亲
  站在井边那苍老孤独的背影
  我感觉似乎越来越接近
  我父亲那固执的脾气与井水苍凉的习性 

  2013.

太阳山


  常德城北外的太阳山
  传说
  山上有宝藏,还有吃人的野兽出没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城里人骑自行车一个小时就能够到达

  晴天,它就像一幅山水画挂在你的窗前
  雨天,一派模糊的景象
  便若隐若现
  那时候老奶奶还活着
  在夏天的晚上她总是摇着一把大蒲扇坐在院子里
  喜欢给我们讲太阳山里的精灵鬼怪故事

  最恐怖的是一个砍柴的老人是如何被一群野猪叼走
  到他的家人找到他的时候只剩下半条大腿
  和一担没有打捆完整的柴火
  还有一个年轻的妇女又是如何被一棵树精缠住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上了吊
  那晚听到一只猫头鹰叫了一整夜
  整整地叫了一夜啊,我的老奶奶边揉着眼眶说
  边摇着大蒲扇哄着我们睡啊睡
  睡着了就不怕

  在梦里,我真的到了太阳山
  我没有遇到野猪,也没有看到树精
  只有金灿灿的光芒洒在路边的岩石,花草树木上
  洒在我的鞋子,衣服,脸上
  它们仿佛对着我微笑,招手致意
  让我睡在了一座金色的迷宫里

  2016,12,22


  常德城

  到过都市,跑过码头
  才知道我的常德城很小很小
  漂洋过海吃过了苦头
  才知道我的常德城很大很大

  我的常德城一小再小,它就跑不出我的心坎
  跑不出我的视线,我刻骨的思念
  我的常德城一大再大,它沧桑古老的岁月
  就包括了我的祖祖辈辈,我的生生死死

  哦,我的常德城,它何止一生的鱼米稻香
  一生的芬芳绮丽,一生的五谷丰登
  它不同的时代还有其它的韵味,有似甜,有似苦
  我又如何能细说清楚呢,它的风,它的雨
  它的繁华与苍凉

  哦,我的常德城,今夜我就喜欢住在你的一条小巷中
  我就喜欢跟着你出来吹吹风,冒着雨或打着雨伞
  在这巷子里来回地溜达一番,二番,三番------
  不急于很早地睡去,睡去

  2016.4.1

  乾明寺

  上完八十柱香
  拜完八十尊佛驼
  日头就偏西了

  偏西的还有沅水河中的孤峰塔影
  还有乾明寺的飞鸟草木
  江水也流不走

  我还有一柱香没有烧
  我还有一个愿没有还

  好在我家就住在附近
  好在我还存在
  一念之间

  乾明寺如若滂沱的落日
  也始终沉沦不了我


  2016,4,17

  @父亲

  都说
  人有三生三世
  父亲,若因你的爱
  我只要这一生就足够了

  不因你的富贵,贫穷
  父亲,只这一生我有幸做你的儿子
  不因你的伟大,渺小
  只这一生我有幸喊你一声父亲

  @父亲纪事
  ---------父亲节写给父亲


  父亲今年74岁,他1943年出生
  农历9月初10的生日

  父亲如今依然精神矍铄
  像个不老翁

  他每天天不亮就准时起床,做完一些家务
  然后踏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把农产品运到城里去卖
  不到中午就回家

  父亲,有时候因农产品滞销,也会回家晚些
  妈妈她早已把午餐做好
  在家等着父亲回来

  一日三餐每次饮二两酒
  已是父亲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我能反驳他什么呢

  我们血脉相承
  我们代代相传

  嗨!嗨!若每天能饮上二两酒
  人生也是苦乐中的年华呢

  父亲,相信我
  有一天,我也会对儿孙们这么说
  来,干一杯

  2017.父亲节


【写给我故乡的诗歌】
上一篇:
下一篇:

诗歌《知足》

诗歌《种窝老南瓜出诗意》

诗歌《祝 福》

诗歌《结婚四十年金钻婚纪念日有感》

诗歌《营生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