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静默的一些事物》

编辑:现代诗歌网发表日期:浏览:2

热门搜索 诗歌  兔子的诗  山川的诗  事物的诗  沟壑的诗 

●秋夜

只有公交车是无辜的
中间派的风吹过来
我和我的影子一起上车
窗外的建筑发出只有我才看懂的光线
一些事物会在夜里大喊
在秋天 ,我更关心灯光的颜色
会不会一下子暗下来
会不会背叛城市
像我背叛母亲一样
继续向前 ,公交车开进暗影
那是新的灯光取代了旧灯光
一些从未感知到的事物出现了
他们使劲阻止我去往人间
我不去了  ,老之前
我不会放过任何变老的机会


●命名

重新命名吧  。我  ,以及方圆十公里内的事物
我的世界在这个圆圈里制造生灵
大明湖改名枕梦湖  ,黄河改名梦游河
所有的街道以诗行排列  ,小区改名梦醒岛

奔走在街上的汽车 ,是蒲松龄契诃夫马尔克斯
他们像陶渊明一样耕作在文字游戏里
至于我  ,排行老四 ,姓杜  ,是这巨大的田地中
一个卖艺为生的野老


●静默的一些事物

一个满怀愧疚的人
想起父亲
头颅就高昂了起来

一个远房表亲
坐在山崖上唱歌
变成了至亲

一个逃犯闯进夜晚的房间
打开台灯
读起了一首诗

多么安静
满世界的疮痍
没有疮痍

多么神圣
当我接近真理
罪恶也不能把我侵犯

一个人走着走着
就为自己的无知
哭了起来


●下午五点  ,明湖路

此时万物静寂 ,没有哭声
窗外明湖路上急着回家的人
停下来听我朗诵

所有的朗诵是一个声音
一些微小的概念从我心里生出
天生饱满  ,一滴水是一片波浪

此时我坐在窗边  ,守着一座湖
守了十年  。湖水越聚越多
不忍离开 ,生怕——

一旦离开了  ,我却不知去了哪里
为了找我走遍中国
那些苦  ,那些泪

还不如在我怀里努力唱歌
唱出喉咙、血管、心脏
唱出瞬间血流成大明湖


●想写一首诗却忘了写什么

宾馆里没有任何声息
对门的女孩彻夜未归
后半夜醒了片刻
想到两句诗  ,早晨起来忘记了
一百米外  ,羲之故居里有一群鹅
嘎嘎叫的姿势史书可考
有一年我去江南
羲之与我擦肩而过
寺里经声弥漫
法师的嘴型像一册古书
卖烤红薯的老者拿出二维码
滴滴司机打来电话询问地址
火车站不远
几个诗人在车站旁喝起酒来
越喝越多  ,天黑了
我走向命中的铁轨
远行还是归去  ?站台上空空荡荡
回头看了一眼
好像有人来送行
好像火车已经开走了
好像我必须回去
重返昨夜梦里的诗行


●在临沂街头听《沂蒙山小调》

不可复制  ,固有的命运已永别 。
直到此刻  ,一辆洒水车沿着坦荡的速度
带来一种过去的旋律
歌声把整个山区塞进城市
把山羊塞给柏油路 ,把青草塞给铁和水泥
在这里 ,我还是那个农民的孩子
是一群羊的主人  ,或奴隶
——也许永远视而不见
片刻之后  ,洒水车远去了
我走到沂河边 ,想起许多年前这样写诗:
沿着沂河往上走  ,走到一条小支流
再往上  ,翻过山  ,穿过一片树林
会遇见一个立体的我  ,翻看电影胶片
太阳底下  ,我的倒影在时间里游荡
所有往事在河里洗了又洗
所有年轮  ,在山坡上围了一圈又一圈
直到一声枪响  ,我倒在明晃晃的夜色里


●虚拟情人

偶尔我会把车开上明湖西路
生产路、北园高架、全福立交桥、工业北路高架
继续往东 ,过了幸福柳、奥体中路
然后绕回来  ,转一个大圈
陌生的道路阻击我的进程
开了一下午 ,收音机里唱了一百首歌
又回到大明湖  。

这样我就可以装作刚下班的样子
走一条直线回家  。没有人知道刚刚我
在速度中密会了一个情人


●兔子

一只满怀期待的兔子正在
锅里沸腾 。夜降了下来
205国道上卡车排成一条鞭子
我点一颗烟 ,站在饭店门口
等待厨师召唤
野味即将跳出那口大锅
——雪白的兔子
食草者退隐江湖
我变身一匹狼尾随温顺的空气
隔壁是我的村庄
更多母狼等待我带回猎物
肚子叫了一下
厨师提着塑料袋走出来
递给我 ,里面装着那只兔子
我掐灭烟  ,驾驶车子
闯进卡车的矩阵
车厢里满是兔子的味道
盛开一片草场
回到村庄 ,那些饥饿的动物们
迫不及待打开塑料袋
我看见黑夜里开张的酒馆
一群杯子被端了起来  ,一只兔子
跳跃在我们的餐桌上
在古代  ,我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只兔子
耳边响起卡车的轰隆声
我的战场无端虚拟  ,只有草
在深夜降临时默默思念一片雪白


●地坛怀铁生

那个坐在轮椅上喂鸽子的老头
让我想起另一辆轮椅的高度

树和树间的杂草
让我想起许多年前它们年轻的时候

游荡在天地间的空气
让我想起另一种呼吸的可能

更多来来去去的人们
让我想起我的另一张面孔

过去和现在  ,时间流逝
此时此刻 ,我是否还爱着那个虚构的男人

那时天地辽阔  ,一辆轮椅是最高的建筑
只有我在远方牵挂一个单薄的背影


●一日行进图

在此刻降下一些真心
陌生的行人和街道  ,一棵树
提供片刻家的温暖
公交车公平的行驶给我激励
在中央美院
一场展览带来艺术底色之外的部分光阴
我点一杯咖啡
听三个学生谈毕加索和梵高 ,西班牙和地中海
那件雕塑  ,一个赤裸的男人
赤裸的表情和眼神
直到此刻坐在公交车里
我依然被一种赤裸俘获
好像我被这座城市看透了人生

没有目的  。我的挣扎从未跨越五环
也没有走进皇城  。

每一站都有下车的理由  。每一站都拒绝离开
药店前抢购低价药的老人
用低廉的成本把药带上车
我变成草药  ,跟随他们回家

曾发过誓言  ,居京城  ,四脚朝天 ,重新活过
渐于消瘦 。

傍晚  ,堵车了  ,不同成分的人被抛在路上
面对同一种体温 ,拥堵是另一种持久的秩序
我走进星巴克  ,打开电脑写东西
此时的写作成为一种仪式  。我自己的仪式
外面的人  。我的人  。可惜我不是上帝
为了离开 ,我准备了一万字的抒情

夜深后 ,骑一辆单车
冲刺降低了速度本应有的的规则
我掌握所有的方向  ,此刻  ,方向只在我心里
所有准备睡觉的事物  ,包括我在内静悄悄
连呼吸都不忍打扰周围羞涩的空气


●一朵花的前世哲学

深夜 ,一个顺风车司机杀死了漂亮的空姐
随即投河自尽
一场地震带走了我的十年
我的命只有一个人能负责
那个司机是我  ,那个空姐是我
那场地震逝去的数万人是我
那个夜晚 ,以及无数个夜晚是我
因为罪孽 ,我还没学会忏悔
因为无辜  ,我还没学会刀和戟的使用说明
因为大地的一场悲泣
我如同硝烟一样弥散

置我于死地吧  ,野兽被关进笼子
欣赏我俊俏的灵魂吧 ,山川如同我一样婀娜
可是我想爱的人并不一定明媚
想放弃的那个自己准备了一场事故
被周身的恶劣信息包裹
我的体内散发出腐肉三十种气味的总和
肉上长出了一棵草  ,绿  ,透明
即将开花

我等待一朵花开放  ,一直等
暮年之前 ,我把自己装进一朵花里独自死去


●延川县登山记

耕作者开辟的小道  ,增添了我
两只皱巴巴的脚印  。弯曲的路线就是
弯曲的山的性格  。杏树不期而遇  ,果实还在童年
攀登的过程并不复杂  ,需要更多沟壑
填充荒凉的眼睛;需要一只手臂
抓住耕作者谋生的勇气
作为奖赏  ,槐花从黄土中挣脱
根系扎在失去水分的大地上  ,花朵靠近太阳
越往上  ,眼睛越丰满  ,远方的沟壑
成为此时我的兄弟  ,负债的魂魄出现转机
穿越一片坟墓 ,一圈新坟耀示了一个农民
辉煌的一生 。废弃的窑洞是坟的另一种存在
历史往往不够真实  ,只有走进丛林
才能挖出黄土背后的生命逻辑
直到山顶  ,我才追上降落的夕阳
在远处  ,也在我心里  ,苍茫伴随着宇宙
群山并非一成不变  ,所有山顶的平面摊开在我面前
所有山的曲线由我一手绘制
一辆手推车 ,一把锨  ,一个水壶
一群狭窄的苹果树  ,刚醒来的花生
耕作者的战场硕果累累  ,山顶因战事而
奔腾起茁壮的身体  。沟壑对我俯首称臣
而我只是一个傀儡  。此时的攀登和驻足
仅是山川提供的一次休憩  。而后
我成为每天菏锄而上  ,绘制大地的耕作者
不再写诗 ,不再关心域外的神话
不再因心生悲凉而放弃奔走的勇气
一次关于山川的问候  ,一个大历史中的小缝隙
开辟了我与这个春天的第二战场      
上一篇:
下一篇:

诗歌《逢缘助》

诗歌《新时代赞.七言七律 ——罗洪稳好诗歌献给共和国诞辰70周年》

诗歌《焉能倩》

诗歌《八月,我走进庄稼的阵列》

诗歌《七律.守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