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泸州烙印(组诗集)》

编辑:现代诗歌网发表日期:浏览:24

热门搜索 诗歌  泸州的诗  泰国的诗  东城的诗  妈妈的诗 

领头羊



从不夜之城踏着清露而来

衔草而来

鼓涨着奶汁而来

决心疗治甲午的疮伤

宝山听鼓楼钟响

焰花盛开好风光



走过百子图边

来到报恩塔下

遥想三千儿郎采风江阳

堪称《诗经》第一,琴台操霜

长沱在此康慨合抱

暂不说高粱,全赖米羹羹辅养



小市不小,值得四川非物质文化遗产

和四川老字号刮目相看

太阳神鸟落树有巢,孵仔有食

鱼翔大海,初练不羡鱼塘小

领头羊青髯儒雅,胸藏鼎器

文脉商道,志在必得,不愧欧阳后裔




泸州肥儿粉,一路走来



一百九十六年,风雨坎坷,凤凰涅磐

从未停止开拓进取——

从泸州人蒋宗明开办三间米羹羹作坊开始

泸州肥儿粉便着眼于所有宝宝们的辅食

养育了泸州好几代人,直至今天

仍成为所有怀乡病人的症结



泸州肥儿粉,作为“四川老字号”

坚持药食同源配方“肥儿丸”之精髓

百分之七十五的泸州糙米,团结着一大批——

泸州的绿豆、大豆、芡实、鸡内金、山药、建神曲……

奔波在生产的前沿,兢兢业业,炼就一身精湛的技艺——

凭藉“炒、烧、烤、焖、烘、焙,磨、蒸、煮、炙、碾、沙、土”

传统的十三字制作金言,荣登“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健脾开胃,中和益气”,拒绝任何诱惑食欲

有损健康的添加剂,全力呵护宝宝们的消化功能

六十摄氏度温开水冲调,泸州肥儿粉

从不以片状取悦吸水的能力,唯有粉状

才能考验出真正的大米,越精诚,越细腻

只要宝宝们吃上了口,从此不再挑食

让成长的开心,成为妈妈们的舒心



奥运体操冠军邹凯,回望成功之路

无不由衷感慨:没有泸州肥儿粉喂养他的童年

哪来货真价实的金牌!泸州肥儿粉与泸州的邹凯

不仅仅是属于泸州的,是属于中国的

也是属于世界的!泸州肥儿粉喂养的孩子

不会只成功一个邹凯,天下所有的孩子

都能和邹凯一样,感受到泸州肥儿粉深入到骨髓的关怀!




与郭怀玉成为邻居



与郭怀玉成为邻居

心景泛起一片清波

临江的制曲生态园

衔弦弹听琴台的古朴色

郭怀玉从不强迫我要喝高了才尽兴



与郭怀玉成为邻居

平时并没有多少碰头的机会

郭怀玉忙着制他的曲

我忙着搬运泸州肥儿粉

彼此的路,从不盲从跟进



与郭怀玉成为邻居

并不一定要过上郭怀玉式的生活

醉美“要从娃娃抓起”,泸州

有肥儿粉,郭怀玉就不缺传人

一个比一个,都壮实




我爱你们,三朵金花,不朽的乡愁



你们是不同年份的三姐妹

你们都姓泸州

 你们,都影响着

两江四岸,每一代我们的生活



我生在泸州,你们辅育我,和我的情人

火柴,从木梗到蜡纸梗

永不熄灭的青梅竹马的歌谣

我们最爱的是双鹿,不是烤鹅



金秋的稻谷成熟了

饥渴的日子便结束了

泸州肥儿粉,健脾又壮骨

满口生香,我们一点一点地长大

 


到达成年的酒,但我们都不作酒徒

泸州深入到我们的思想

明月过后,再读清风,火热的封藏

再一次将我们推向了峥嵘



你们是不同年份的三姐妹

我们的母亲,泸州失去你们,我们

便没有了乡愁。鲜活的传承

越是乡土,我们越是有嚼头




二十八度臆想



二十八度。妙龄。风吹绸缎

抛起阵阵江涛。琴键,烙铁

画上的梨花,沉入不朽

!,喉结?》一棵酒



出走。郎红着面孔,扇

大门无闩,藏青色,碎银的星星

眉批曰:扑灯的蛾子,赚一粒温暖

入坟。朝振兴路东,裹一张草甸子



又见玉蝉。洗车,电喷,小邓蛮腰

修补肇事的轮胎。银杏枝到窗内

刚好二十八度弧线,焊割底盘

喂鲜鱼,勾引仓鼠,一点都不腥臊



5.1节的前夜



把喂得活蹦乱跳的狗支走了

把养得油亮壮实的公鸡支走了

把穿梭游弋的鱼儿捞起来

腾空池中吃水,招引闪电雨



为了5.1节好好放松两天

都把三天的活

一天就干完

谁也不觉得心累



5.1节成了修闲者的节日

我们围坐在音乐泉边

说泰国的人妖泰国的鳄鱼皮带泰国的寺庙

泰国车很多,鲜有鸣笛的烦燥



泰国出不闭户,每一个用泰国株的人

是不是都比人民币的树木多呢?

泰国旅游一趟真实惠

喜形于色,不免又浅浅的乡愁



谈及泸州肥儿粉,大街小巷,恩养婴幼

少年强,则国运昌,也适合泰国僧童

莲开正气,何需要理由

昂首出行,两袖清风,体察也丛容



散于云卷明月,星稀

菊花抱水,还剩余香

目送5.1节的前夜

君子总以淡泊相约,端午再话沧桑



泸州肥儿粉


武丁作羹三千年,竹王取水在泸州。滚滚长江多奇石,沱江交汇产稻豆。小少离失老大回,米羹羹创始人蒋宗明!从此传承两百年,一代更比一代英才!


辅食婴童健脾胃,奥运冠军有邹凯!药食同源最营养,六十年勤铸金牌。闻永祥和陈雅南,泸州肥儿粉亨誉川南。欧阳锡川担重任,饮食奇葩盛开新颜!


非物质文化遗产,四川老字号光彩。团队精诚再奋进,传承古法闯商海。扬帆搏浪达彼岸,中国式健康呈现世界。一鼓作龙马精神,前赴后继长青万年!




老县政府那地方



真是个凉爽的好地方

小市,转角店

倾废与新兴并存

我们曾经是一家

缘何对我投来疑虑的目光



我不是小偷,不是骗子

是被分出去的

退守玉蟾的故人

同饮两江水,共照两江明

高粱丛中,有酒的爱情



我来到小市,找到转角店

不是拦轿状告冤情

只想怀揣着少年的泸州肥儿粉

看一看老家,还是原来的样子

身份变了,根不变,很欣慰



为了宝宝们清凉的夏天



热天,不经意就来了

宝宝们的清凉,妈妈可准备好了?

不怕,有他(她)们在

两百年传承,米羹羹的营养

结合潮汕裤头方和广东凉茶

金银花、淡竹叶,莲芯,杭白菊

捷易润菊花晶,泸州肥儿粉的清爽

匆匆,匆匆,走街串巷,奔忙

瞧,他(她)们拭汗如雨

宝宝们会心地笑了……



与泸州肥儿粉邂逅



如果是在邹凯成为奥运会体操冠军后

才说“邹凯也是你喂养大的”

多少让人觉得你有炒作的嫌疑

翻开你的品牌故事,得从三千年前说起

《尚书》有武丁作羹的记载

到《华阳国志》里的竹王取水

都说明长江沿岸盛产大米



由此可知,泸州人的主食

从一开始就是由大米做的

或许是你太必须的缘故

一日三餐谁不要裹腹呢?

人们对酒的快感更能津津乐道

从陶器到青铜器到玻璃樽再到以酒名义修建的桥

酒几乎在泸州家喻户晓



从此你和酒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酒一路高歌一路猛进最终开创出酒的城

你潜心于为酒城的事业后继有人

大豆,绿豆,核桃,红豆,红枣……

都齐集在大米的中军帐下

务实团队,恪守健康

绿色纯正,开始成为酒城人的榜样



相对于酒的丰功伟业高高在上

你更像是一个素净出水的奇石

用心雕刻也能江山如画

修得的一方乾坤,你,一晃就是两百年

传承大米的精华,一勺一勺

才把邹凯又一代人养大,进而出川

不亚于当年的川军,以祖国为荣耀



我不知道邹凯他们还会不会回来

泸州都以他为骄傲,而你

早已生长到他们的肌骨里

谷黄的秋天,再谈及你

母亲们会在管驿嘴张望

扬帆远航的轮船,天际入大海

长江和沱江,却是剪不断的脐带



亲亲宝贝



你哭着,喊着,委屈着

不是妈妈压迫你

是你要攒足了劲

迎接新生的世界



这个世界注定会有诸多诱惑

误导你的成长

你是中国孩子

妈妈最知道中国式营养



你健康,聪明,快乐

泸州肥儿粉

中国好米粉

妈妈亲选择,你幸福了



致敬,抗战老兵!



步入风烛残年,您们依旧无悔

把最美的青春献给枪林弹雨

不管是姓"共",还是姓""国""

您们的番号都叫“中国”



抛头颅,洒热血

您们把侵略的敌人歼灭

大江南北,振危救亡

顾不上轰炸之下的瓦砾故乡



尹吉甫的好儿郎,外红里白

是高粱。不经意地走过营沟头

陈的香,佳酿无恙。枇杷沟

米羹羹,泸州肥儿粉,最营养



您们蹒跚而矍铄,作为光荣

活见证,谁模棱两可地淡化历史

您们仍是击穿谎言的利器

把还原真相放在第一位!



回首收复每一寸山河,何其惨烈!

幸存的战友正在一个一个离世

您们更加突出在胜利纪念日

警示和平来之不易!



清风托举旭日,照亮东方

致敬!抗战老兵!

标准的军礼,威武之师

一直活在心中,神彩奕奕 



自从你来到我身边



自从你来到我身边

宝贝,我常以你为骄傲

我们泸州,有一种爱

就叫泸州肥儿粉



你厌食了,有她在

你的脾胃就渐渐打开了

你瘦弱了,有她在

你的身体就渐渐强壮了



自从你来到我身边

宝贝,你就成了我的心肝

你动不动就虚火旺盛

是她,伴你度过清凉的夏天



你健康,你成长

你蹒跚学步,吖吖口语

有她帮我全程呵护你

你很聪慧,是我最大的欣慰



东城门



东城门很大,大到一段城墙一座楼

就把古老的泸州城

崭新塑立在长江边上

所有登上城楼的人都兴叹

流岁浩荡



东城门很小,小到一砖一瓦

都数得清客船的数量

李白,杜甫,杨慎,张船山……

人都跑哪个茶馆哪个酒馆去了?

只好我来照看他们留下的文章



其实我也很忙,今天陪欧阳老总

出来开拓伊斯兰世界的市场

特来告慰东城门:泸州肥儿粉

也要走水上丝绸之路与陆上丝绸之路

浓浓的乡愁就可以再次传播到远方



东城门不再有城门设防

很轻易就遇见了桑椹一样熟透的非洲姑娘

波浪一样洁白的牙齿,剥食荔枝

作为四川医科大学的留学生

她很难感受到这本是一座"铁打的城”



除了温馨,还有闲与慢

虚度在东城门,呼吸太阳气气

今天又到了向我“放粮”的日子

听泸州河唱腔里摆不完的新旧故事

充实的生活可以悠然品味



再谒《流民图》



蟾山虽丑,玉石却很正能量

国破山河碎,在他们身上

展现得如此硬硬朗朗

剔骨疗伤之痛,哪怕一丝呻吟

都不曾轻易从嘴角流露



风举晨阳,若大个红苹果

向长沱两江之交滚来

历史的舞台,正在展演

画家的人生,恰到给纸醉金迷

一次彻底的大轰炸——



泸州河不曾偏安于乱世苟活

画端的笔法与唱腔里的声符

忠山可鉴,经历了九死一生

依旧是那么的郁郁苍苍

每一次都不愧是铁打的城防



古蜀地,新江阳,千桥互联

动脉繁忙。有多少老兵

还记着救亡的冲锋,多少还活着

多少也经不在了,我们

无论时隔多少代,都要铭记在心上



画家神彩奕奕,坐镇馆藏

七十年后重提反法西斯胜利

泸州肥儿粉和泸州老窖酒

是有别于奇石诗文的饮食奇葩

和平,更能促进物产丰饶



静和慢



这本是泸州左岸的诗集名称

干净地躺在博物馆奇木茶坊里

与茶们呆在一起

不管我来和不来,衔杯待品

他都会享受生活



我放轻了脚步,放缓了语速

问茶坊的姑娘一一认识左岸不?

不认识,马老板有这个朋友

就开始有时间回来坐坐

就可以时常慢翻寂寞



相比我那儿,虽说欧阳

给我安排了一个放眼长江的位置

我也只能将左岸与泸州肥儿粉资料挤在一起

偶尔累了,抬望他一眼

仅此而也



不管我遭遇与不遭遇

左岸早己在博物馆吸纳泸州的精气

这就是一种发现

别以为能朝夕相处

就知道了左岸全部



除了泸州,左岸还有湖北

少有挂在口头。他是奔着龙眼树

留下来结婚生子的

他不曾约过我喝茶,倒是静和慢

时刻在我眼前晃动,时刻



走出博物馆,水上泸州

突然太阳也很毒

所有静和慢,都冒出汗珠

涌上左岸,紧隨抬滑杆的脚夫

紫胴色,稳健地登上长江的防洪线



稻子熟了



稻子熟了

田野垂铜的风景

乡里人视若黄金

板桶、篾帷、月芽镰弯

比任何时候都团结

一茬一茬的稻穗

心甘情愿献出饱满的颗粒

直至剥去金甲的外衣

露出清香的白



稻子一直过得比高梁简单

大豆绿豆扁豆与她认亲兄弟

当归黄芪淮山红枣是她的亲姐妹

她的现代之父袁隆平

付出毕生精力

从不取蛙声一片

但求又一个丰硕的年

世界最大人口国免受饥寒



稻子成熟了

燃情的高粱更是美醉了

别看他混迹于风尘,撩开红衣

内心与稻米一般清白

他们可以成为相爱的恋人

作肥儿粉和作老窖洒

与生俱来的手艺造就舌尖上的奇葩

够泸州海枯石烂,恩泽永世


川喜有约



1956,泸州肥儿粉知道

那时我还未出世,父亲

也不过几岁的样子,母亲

还要小一些,还谈不上爱情

今天,当年泸州肥儿粉的这些人儿

在川喜有约,显得越逢秋,越精神



王继贤,林世云,刘金芳,李成英,彭西北,王庭州

还只算得上泸州肥儿粉的一群“中年”

都说老厂长陈雅南正直一生

除了给泸州留下肥儿粉,自己一无所有就走了

只有谢明先,杨昌荣,祁富明,黄素珍,刘天淑,古福莲,明星全

还可以堪称元老级别,完整贯穿泸州肥儿粉的整个荣耀



端起酒城的杯,话里全是流金的岁月

听他们道不尽数粮票到手软

拔河比赛场上,谁也不服谁,犟牛一样犟

泸州肥儿粉就这样走向了全国

传到我们手上,一点一滴

都是无比珍贵的乡愁文化



越干杯,越回到年轻的样子

或争执又起,或和好如初

或善言相劝:肥儿粉可以多吃,养颜

酒就要适可而止,伤肝!曲终人惜别

难舍彼此心中都有一份眷念



风轻轻吹,繁灯初上2015

老人已老,新人更新,他年再相约

谁还在,谁称老,再和谁碰杯?

泸州肥儿粉仍将魂牵梦萦

惠及每一世人生。大中国大泸州

泸州肥儿粉举足轻重,依旧是那么犟!


重阳



望远山灰朦,烛火泣血

外婆懂不了插茱萸

但她已离开我们远去

独自奔向天空哪一颗孤星

从此我们多了一位神明



远山以远,在珠江,在韩江

我的兄弟想必不能沉浸在梦乡

登高,彻夜不归,秋露,菊花

一方水土隨一方俗

揭西的晓娜妹妹,你可找到了一个好婆家?



我食泸州肥儿粉,只想老当益壮

步履轻风,吟诗把茶

罗德远,刘大伟,古城天子,青荷碧叶......

一曲《冬寒菜》,耳边清响,我在家乡

你们没忘记我吧,今天,仅管大家都很忙



陈雅南

 


陈雅南是太普通不过的一个人

之前我并不认识

而且还是一个走了多年的人

我突然想写写他

初衷并非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



我第一次知道陈雅南

还是缘于泸州肥儿粉

1956年,青中年的陈雅南戴着眼镜

瘦削的脸庞是那个时代的普遍特征

他既当厂长又当会计还当搬运



我想说说陈雅南

并不是我小时候吃过泸州肥儿粉

直到去年我进泸州肥儿粉公司之前

我并不知道泸州肥儿粉曾经有过他

兢兢业业,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我在泸州肥儿粉的旧纸堆里翻了好几天了

陈雅南的事迹几乎都没有找到

幸好今天有一张纸条让我疑惑

去问泸州肥儿粉的传承人欧阳锡川

他说:“这就是老厂长的字呀,老厂长就是陈雅南”



老厂长,多么简单的称谓

又有多少复杂的情愫

矿化在看似平淡的话语里

没有了老厂长,泸州肥儿粉何来响当当的名声

我终于又在旧纸堆里,找出一块小小的陈雅南的签名



陈雅南,让我开始很自觉地油然而生

他不愧是我陈氏一门的英杰

在那个不计报酬和个人得失的火红年代

泸州肥儿粉却成了养活千万个孩子的口粮

又有谁想到刻意要为他立传树碑呢?



我不知道他走了多少年

连我想做个泸州肥儿粉的形象墙

也没能找到一张像样的照片

只好从旧有工作证上翻拍的再翻拍一遍

照片上的他,也进入了模糊的暮年



我已无法旁问陈雅南的家庭生活

到底幸不幸福。但泸州肥儿粉

却能在他的带领下,走出泸州城

让一百多年前的米羹羹享誉大江南北

让岁月成长中多了一份童年的怀念



陈雅南是见不着了

惟有陈雅南创立的泸州肥儿粉

继续在泸州城熠熠生辉

没有豪言壮语的陈雅南

或许也没想过要被泸州肥儿粉铭记一生



肥儿粉



肥儿粉

米羹羹

我吃饱了

妈妈好开心



肥儿粉

健脾胃

我长胖了

妈妈很欣慰



肥儿粉

壮体魄

我长高了

妈妈多欢喜



肥儿粉

备受夸

妈妈老了

轮到我喂她



肥儿粉,我的奶娘



肥儿粉,我的奶娘

刻骨铭心

在我最饥饿的岁月

勇敢地打破贫富间的壁垒

鼓励母亲

一勺子一勺子地

喂养

我的体魄



从不恋酒,肥儿粉

对我一直都很关切

不忘嗷嗷待哺的我

是如何的狼吞虎咽

渐渐地白胖起来

比母亲欠缺的奶水还营养

何惧天生唇腭裂

权当生命遭遇一次美丽的挫折



从一株幼苗长成大树

一个完整的七零后

帅气地站在面前

叫一声“奶娘”

发自肺腑

深入到我的骨子里

一直都坚持

与五谷一样春华秋实




上一篇:
下一篇:

诗歌《知足》

诗歌《种窝老南瓜出诗意》

诗歌《祝 福》

诗歌《结婚四十年金钻婚纪念日有感》

诗歌《营生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