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四月(组诗)》

编辑:现代诗歌网发表日期:浏览:7

热门搜索 诗歌  武汉的诗  深爱的诗  残疾的诗  诗人的诗 

《四月,在武汉》

活着,必然琐碎,必然平庸
必然锅碗瓢盆喋喋不休
四月,在武汉,活着

谁是有故事的人,谁就在参与犯罪
四月的武汉,有些人正在死亡
有些人还未出生

所有人是所有人的倒影,所有人是你我的转身
籍由此,我想,我必定憎恶并深爱他们
武汉的四月,是出口,是时间,是痛感和隐喻

四月和武汉并肩而坐,法国梧桐在头顶
长势良好,突然,我看到年轮在枝头
又一次,入木三分




《四月书》

你得相信,每一个面见过清晨的人,都是诗人
哪怕没有留下关于八点钟的句子
你得知道,有些人活着,就已经用尽全力

我想,不曾历经风雪的生命,是一种残疾
你我,也是残疾的一种,我们反复适应
直到变成它的本身

四月,死亡随处可见,却不是因为清明
四月,贫穷和疾病随河流蔓延,贯穿古中国的身体
四月里没有诗人,四月里
我们都只是活着,仅此而已




《四月底》

武汉入夏,一种暴动变得迫切而明朗
光在树上,墙上,路上
渐次陈列。这一刻
谁的欲念平复,就是死亡

我突然感到,遗忘是一种残酷,这样想时
遇见,也变得残酷起来。于是
远方,便成了最完整也是最本质的抽象

我看到你眉头有光,是四月的
明媚,清浅,细碎得还有些忧伤

我始终还是没能攒下你的故事说给别人听
看着路上的陌生人啊,左右分行,来来往往
他们互不相识,你看,多好




《将至》

四月里说起五月,我想我本身也是虚构的
这一重假想,来自
我对三月的同情与深爱,也都是足份的

五月是现场,五月是隐藏
五月人倍忙,五月是人类共同的惰性和消亡
五月是麦地,五月是忧伤
五月是面对面的拥抱和离别
不用留恋,记住就好

说起五月,又陷入长久清澈的抒情
季节,总是比大地深厚,比天空轻薄
比将至未至的你我,更干净
一种体温,我想,是我们微茫的共同性

上一篇:
下一篇:

诗歌《知足》

诗歌《种窝老南瓜出诗意》

诗歌《祝 福》

诗歌《结婚四十年金钻婚纪念日有感》

诗歌《营生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