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诗《某处的湖(五首)》

编辑:现代诗歌网发表日期:浏览:6

热门搜索 中国好诗  作者的诗  嘴唇的诗  教学楼的诗  事物的诗 

某处的湖


这一天有胶水在墙上缝合灰尘,
黄昏是失血的冰淇淋在脚边融化。
透过微醺的玻璃可以摸到
这教学楼密码般紧闭的毛孔。
我们在炎热中习惯了宁静,
怕不安宁的风吹散桌旁的絮语。
这时你想说,到湖边去吧:
不论能否看见翕动的雨幡,都
要用湖水来换一颗清澈的石子。
但尖细的汽笛声用喙啄伤你,
你就这样,被打包进一场浓雾,
站到街对面对饮慵懒的茶杯里。
影子从身体的插座上拔下来,
耷拉成一根肿胀的数据线,
趴在拖鞋里:只有当镜子都
睡着时,才能听到充满电的风声,
穿过像素的森林向你涌来。
而我沉默如一块忘记刻字的碑。
坐在某条绷直的长椅上看着涟漪,
湖面下,还有黑暗供人舔舐。




外面有雨。你不得不洗衣吃饭
喝掉好几杯没睡醒的咖啡
独自,穿鞋出门
带着沉甸甸的胃口和欲望
还得撑伞走在布满玻璃的街上
任凭头脑里的石灰窑暴露着
在兀自沸腾的雨中

我打开伞,一团骨头掉了下来
伞面是两片巨大的嘴唇
里面叼着我带电的头发
我站立不动,天空
把我拖入写满深渊的黑板

你的脚下只有鞋子
整条街都是那块漂白的腿骨
你收起伞,伞不说话了
两片嘴唇被剥开,外翻的皮
敷在你瘦成肉干的鼻钩上
雨珠掉落时,它的声音变酸了
一架钢琴把你奏入雨的颤音之中

我忽然发现那被伞骨呕出的黑发
织成了半块无光的夜空



高塔之歌


你只是一点疲倦的肉
你的目光涂改着你的脚印
你抬头与人争吵,然后
低头,一层又一层地
剥开瘸在手心里的
没有脚趾的石头

“你看着办吧”显微镜里的声音
更显昏暗与细微
聚焦于上升的路一级
黑过一级,你把手
浸入比毛巾更厚的河岸
并用长长的指甲为自己上色
而楼梯化作蜗牛爬行,沿螺旋纹
刨出扶手椅圆润的坐姿

你有很多终点和生锈的路牌

你不得不爬得更高
去换一枚干瘪的影子

最后,才从塔顶的小窗向外望去:
河床正摊开双手,放任锈蚀
浪花卷起裤腿,直至消失

昨天的河水汇进了今天的河流


墓志铭


他总是穿着装饰意味很强的西装
思想都缝在袖口,凝作紫色的伤疤
他说话时纽扣全部都缝进了舌根
发音模糊像一朵练习下雨的云
一对对韵脚都将紧绷着,瑟缩在
冰雕那荒芜的方言里,但很快
他便昂起头,学着幼犬的样子——狂吠
“人是目的,人是关于目的的公式,雪山”
而在这二流的时刻,他唯一的武器就是自卑
和一点点关于自卑的形而上学
每个夜晚,他都比照着星空
磨砺自己瘦小的甲胄,他曾经很老
现在,甚至连杯子都拿不稳了
有时他俯身看见烂在了床上的亲吻
仿佛他正活在风中随意地思考
但是后来,他还是
死了——两片嘴唇吊在了
春天腐臭的黑色树干上,于是
我们想起了被风推远的——那个人
我们无声地点清了他的遗产
用一枚又一枚硬币为他的肉身防腐
并在一块没有汗渍的橡皮里——擦除悲伤



审判


他们很多人
围在一起吃饭

叫服务员过来
你先上锅巴
再上豆腐和可乐
用盖子把菜盖牢
弄成一口小小的井

他们很多人
围在一起啃锅巴
围在一起吃豆腐
然后把可乐倒光
——彻底倒光
在嘴里
变成恶臭的陨石飞了出来

她摇头说没有饭
他们很多人
就把嘴唇拆下
放在脸盆里
继续点菜
那另外一个
就成了菜
一盆地锅鸡
被沉默的牙齿咀嚼
被挤出座位像牙膏瘫倒在水池边

他们很多人
围住了另一个


荣光启点评:

“这一天有胶水在墙上缝合灰尘,/黄昏是失血的冰淇淋在脚边融化。/透过微醺的玻璃可以摸到/这教学楼密码般紧闭的毛孔……”让人想起T.S.艾略特的《J.阿尔弗雷德·普罗弗洛克的情歌》的开头(汤永宽译):“那么就让咱们去吧,我和你/趁黄昏正铺展在天际/像一个上了麻醉的病人躺在手术台上……”,那些貌似毫无关系的事物被连接在一起,产生了奇妙的意蕴(还有,“但尖细的汽笛声用喙啄伤你,/你就这样,被打包进一场浓雾……”)。这样的诗作,让人有饱飨现代诗的快感。作者的想象和联想非常奇妙,将日常生活中我们忽视的事物联系起来,不露声色地言说个人隐秘的情感,语言和叙述显示出作者思维上的机智与抒情上的节制。

“教学楼”提示出学生时代或者校园环境,但作者却显示着一位诗人的成熟: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中,具有自我特征的日常生活经验均很好地成为了诗歌的素材,并且在想象中成就一种叙述的趣味:“……站到街对面对饮慵懒的茶杯里。/影子从身体的插座上拔下来,/耷拉成一根肿胀的数据线,/趴在拖鞋里:只有当镜子都/睡着时,才能听到充满电的风声,/穿过像素的森林向你涌来。”这是明显的学生宿舍的场景,那些凌乱而乏味的事物,却成为自我存在状况的有序象征及内在情感的表达。

“而我沉默如一块忘记刻字的碑。/坐在某条绷直的长椅上看着涟漪,/湖面下,还有黑暗供人舔舐。”这湖的一切,均成为“我”的言说,这“湖”因作者的言说,也不再是实在中的一池碧水,而是“某处”,成为了一种精神性的空间。

作者的另几首诗作(《雨》、《高塔之歌》和《墓志铭》等)也表明,他具备了抒情诗写作的最好技能:不倚仗那些貌似“美”的事物或者言辞,而是周遭诸多物事都能成为抒情的材料。就像一个穷人拥有了点石成金的手指。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好诗《月光少女》

中国好诗《白纸黑字,硬被我读出三维感》

中国好诗《没带钥匙,等在台阶上》

中国好诗《失眠症》

中国好诗《乡间那条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