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沈园断想》

编辑:现代诗歌网发表日期:浏览:10

热门搜索 诗歌  爱国的诗  后人的诗  爱情的诗  花丛的诗 

沈园断想


朱理敦

流逝的时光,飘浮的身影,
隐隐约约在前方;
孤单的背影,看似遥远, 
却直扑滚烫的胸膛;
眼前云霞般的光亮,
那是久久等待的期望……

在沈园蜿蜒的石径上,
风烛残年的陆游,呆滞的目光;
步履蹒跚,徘徊再三,
停留在与唐琬最后一别的地方;
一缕轻烟般的往事,在平静的沈园戛然而止,
心中升起苦楚的惆怅……

一曲钗头凤,肝肠寸断的故事,
在回忆中飞转,在沈园里回荡;   
断云石前,诉说不尽悲欢的缠绵,    
孤鸣亭内,书写不完离合的悲伤。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似这般苦苦相守,只落得衣带渐宽,
似这般人儿憔悴,阑珊处暗淡无光。
“春如旧,人空瘦,
泪痕红邑鲛绡透”;
“林亭感旧空回首,
泉路凭谁说断肠”;
发至心声的叹息, 
吟一曲千古绝唱。   

远处飘浮的身影,
在悲悲切切中吐露衷肠。
无弦的锦瑟啊,
弹不尽唐琬春水东流的满腔悲伤。  
斜阑独语,暗暗诵读《菊枕诗》,    
伴随点点珠泪,落满眼前池塘。    
忘不了,青梅竹马,鱼水良缘,    
男欢女爱恋情疏狂;    
忘不了,吟诗唱和,朝夕相伴    
花前月下曲径悠长。  
谁料风狂雨骤折枝断肠,   
山盟海誓成了爱的悲凉。  
雾重重,云漫漫,  
信笺传情寄诗章:  
“世情薄,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更兼梧桐细雨,点点滴滴,    
魂散九霄似云,梦成虚妄。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相思泪洒沈氏园,   
病魂渺茫无指望;
情断几多,折了香魂,
徘徊几度,奈何桥上。 

曾几次,人伴香魂,故地重游,
望断了寒冬一枝腊梅;      
曾几回,人伴孤影,梦断鹊桥,
凋谢了故园一度芬芳。    
会稽山头的一抹斜阳 ,   
无法带走铭刻血骨的诗文;    
林园的潺潺溪水,    
无法洗涤山盟海誓的南墙。

沈园花丛林木的和谐旋律,
疯长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念想;
后人在沈园彳亍徘徊,
寻找心中属地的向往;
爱情点燃的星火一刻也没离开沈园,
陆游、唐婉以爱暖爱,成为今人的梦想。
爱情的真挚、热烈与恒久,
超越了男女性爱与夫妻伦理之上;
精神相感应、灵魂相慰藉,拨动后人的心弦,
长久为之咏叹,长久为之吟唱。

园外的梅花朵朵似火,
惟有沈园内的梅花,一枝独秀,红似骄阳。
陆游情感在不断坠落和深入的过程中,
更忘不了“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担当。
后人的凭悼,注重时尚,更注重深沉的内涵,
即使在爱的漩涡中,也会对港湾陆岸的回望。
陆游心底的强大意志,
成了激励后人向往的榜样。
诗人支撑“病骨支离纱帽宽”的身体,
痛定思痛,断裂的人生渐渐恢复坚强。
“壮心自笑何时豁,
梦绕梁州古战场”!
深深的爱,不再沉溺于狭窄的空间,
深深的情,不再醉卧花丛忘形荒唐。
爱情的挫折,是孤独,是忧伤
但不是人生的终止,不是人生的绝望。
苦难也可以挣脱
颓丧也可以明亮。
陆游儿女情长,非英雄气短,
在爱情的空白处,爱国情怀得以光大发扬。

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感人至深的爱国情怀,
成就了陆游在中国的诗坛的崇高地位,绝世无双。
一处沈氏园,
两首钗头凤,
沈园,怀念诗人爱恋的一方土地,
沈园,寄托爱国情操的精神天堂。



上一篇:
下一篇:

诗歌《知足》

诗歌《种窝老南瓜出诗意》

诗歌《祝 福》

诗歌《结婚四十年金钻婚纪念日有感》

诗歌《营生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