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末路良辰(组诗)》

编辑:现代诗歌网发表日期:浏览:8

热门搜索 诗歌  良辰的诗  香樟的诗  末路的诗  南瓜子的诗 

题记:末路良辰(组诗)末路良辰(组诗)


七夕或小情歌

你离开我的时候,夜晚
已经结过秋霜
我和瘦月亮
苏醒的手,摊在桂花树下

知道你们,满了就会飘走
知道我,等着在水底慢慢清澈



末世香樟

一棵在晨道,路过我浅酌的露水
一棵在街心,路过我深怀的光阴
一棵在天庭,路过我忧夜的星空
一棵在后园,路过我泯欢的梦境

我说的一棵,恰是那独立一棵的
末世香樟。她伫寂在万人空巷的
情缘峡谷。她是我爱过所危及的
旷世和来生。她是七岁卡吕普索

你听不到的奥杰吉厄,海风正送
和腥的风,不断吹拂这深夜清静
末世香樟,低眉在披霭的窗崖上
她抖闪的叶粼,汲引着我的诗眼



南瓜子

身经百战的接生,只有妈妈
比如,一胎南瓜,一胎南瓜的籽实
妈妈的手心里,亮出遗世的形色

杂乱无痕的生活,终究熹微于
走走停停的,闲适和漫聊的时光
它们,略止于无章,无意和无所谓

而你,顺从夜色落下周身的悬崖
在不拯救一缕风的情形里,结识往事
接纳众人,在粘稠的口齿间访问枯心

有过你的世界,很快多像不存在
你一旦说不尽或吐不清什么,南瓜子
又多像从喉管里,退回那块小菜园
恬静里,生绿的瓜藤还未绕过矮墙头



桂花,桂花

桂花皎洁,蜂蝶妖娆而
迷乱。昆翅呼啸,它们闻识着
同样已离弃我们知觉的季风

幽香。我可是你鼻子的情郎
请将我的骸骨从万里沙场
赎回。请找回你在我汗液里
栽植过的,寂寞的刀剑。桂花

桂花,让你我,只以此夜的错误
泄光彼此肢体上,慌忙突出的
那些:汹汹的旧水



寒香

节气是古人口信。古老的寒露
不言而预,一夜之间
以陡然的微凉告谕了我的不可厌世
桂花复杂地单纯着,心绪无理

寒香何曾袭人。寒香凌厉于它
使徒般完成的,自我释放的命运
它聚会和离散的,并非人间

你我之间,我或你的体内
它从未到来,不布施,无所谓逸失
寒香,更有可能正从我们体内

更有可能从我们倦于自身的情愫里
夺取着什么。它以此一刻
让我们一切空余。这末路良辰
寒香漫入此际,我再也难得的恩情
上一篇:
下一篇:

诗歌《知足》

诗歌《种窝老南瓜出诗意》

诗歌《祝 福》

诗歌《结婚四十年金钻婚纪念日有感》

诗歌《营生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