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给L的诗》

编辑:现代诗歌网发表日期:浏览:8

热门搜索 诗歌  瓶口的诗  寒冷的诗  双手的诗  春天的诗 

题记:或许在这些诗句里面会有一些含糊的自传性,但我付之于遗忘中的她,依然会在纸的背面苏醒
1
一束光照透了我们的内部
血管明亮如灯,心脏
是我们表演生活的舞台
在那里,我们的话语磨损了彼此
我们摔打着彼此的灵魂
一种抗拒扭成我们头顶弯曲的电线
我们透过屏幕互看,只看见黑暗的词
载满花粉那滚烫的讯息,在蓝色电路板上
缓缓地前行,而今夜,雨落在空旷的街上
……落成一串……
我们的灯或许会因此熄灭
我们的家小气得容不下太强的照明
我们散步时,脚步和泪水一样参差不齐
握在一起的双手中停留着
几万条指纹的

距离

2
打水归来,水没有忘记冬天的寒冷
从瓶口到瓶口,再到从瓶口到嘴唇
这反反复复的黄昏有另一种命令的方式——
我的电话被转接给春天,我不想……

纵使那里的秋千上挂满晒干的风
纵使树在地下车库里挥舞着双臂和拳头
纵使勾连在一起的根须正交换泡沫稠密的
鹅黄色海图,我还是得走下去,拎着一壶

烧干的水,也拎着我心爱的烦恼,那时
门前的落叶仅仅作为装饰,像狗一样
嗅闻过田野,麻醉药已把肌肉压进睡眠
我的吻睡在口袋里,和你的照片交换一些

尚未冲洗的梦话:走吧,走吧,走吧

而保温的塑料壳保持着自身的寒冷
热水被囚禁,一块冰在摆动
我是在走着,走向你,什么也不想
五十步的跋涉——一步一岁长

3
昨天晚上你想写
——一个名字——只是勺子与咖啡
不为你存在

那是在快餐店
你找到了什么?骰子缄默
——肌肤的薯条

(而尘埃追赶着春天的快车
中空的声音,有时被设计成
一朵被喉骨过滤的干枯的玫瑰)

宁静,喧哗,你
像一张纸一样被人谈论
在油炸过的空气中

房间细小如蛇
玻璃,在你的肩膀上叫喊
水流,切碎自身

(是否那双手就是一种回答?
一切相遇便在手心凝固
——网,油沫,姓名)

你该回忆饥荒吗?
你忘记了的人,正摆弄残渣
——炎热的金色记忆……
上一篇:
下一篇:

诗歌《知足》

诗歌《种窝老南瓜出诗意》

诗歌《祝 福》

诗歌《结婚四十年金钻婚纪念日有感》

诗歌《营生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