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诗歌《近作》

编辑:现代诗歌网发表日期:浏览:8

热门搜索 诗歌  赞美诗的诗  梦境的诗  时光的诗  天空的诗 

自闭症

阳台上的植物
在替我说话
也可能是
阳台上的茶几
和茶几上的水杯
如果有人听见
那一定是
压在我心中
久未发出的尖叫
整个夏天
我仿佛独自走在旷野
没有遇见一个人
也不想遇见任何人
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
也不想和自己说话
风和落日
看见了我孤绝、灰色的梦
悬挂在空中
像浮尘一样  ,不可触摸
又无所不在


星空

上面有什么——
繁星点点 ,清澈幽深
一次次仰望  ,为何从不厌倦
一次次回首 ,为何还在眼前
伫立窗前  ,时光之河呼啸而来
没有对与错  ,只有垂怜和抚慰
像上帝站在上面 。每个人
可以找到自己的那颗星  ,也是它在大地上
小小的投影



赞美诗

我清空一切
但并没有雨落下  ,没有星光照耀
风没有从远方吹来
大海还在更远处激荡
我坐在那里
整个世界
仿佛坐在那里
悲伤和翻滚的梦境
不能打倒我

就像在一个黄昏
从一个落日
我看见了所有的落日
从一只飞鸟
我看见了所有的飞鸟
决绝而孤立——
仿佛再也没有什么
使世界幡然醒悟
飞逝的时光  ,如消失的河流
我们再也无法靠近



八月

一片高大而浓密的林子  ,带来清泉
坐在水边  ,草叶簇拥我们
树叶遮蔽我们  ,风吹着林子
马低着头站在草地上
时光因寂静发出美妙的声音



秋日早晨

天空布满鱼鳞云阵 ,蓝像要溢出
由远而近的波浪  ,像神骑马从远方赶来

明亮的光线里 ,有不可消除的孤独
和悲伤  。谁在喊我——

我想要赞美 ,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往昔已沉入海底  ,海水已淹没未来




闪电

天空的伤口
若隐若现

往昔从梦中追来 ,照耀余生
我们看见光 ,而没看见周身的黑暗




赞美诗

夕阳西下  ,暮色中的山峦
起伏有致  。像一条河流  ,分开天和地

山川漆黑 ,天空明亮
如是非  ,黑白分明

驱车在路上 ,我仿佛被这短暂而永恒的空阔
深深爱着



九月

天空更高  ,河水更低  ,路更开阔
风从远方吹来
仿佛神  ,每年
在这个时候  ,就回到我们中间
我们工作  ,生活  ,养育孩子
在秩序里做梦
争吵 。赌气
在一场欢爱中 ,伤口平复
在孤独中躺倒
每一次  ,像敌人一样
我们用尽全力  ,打击对方
就像每一次  ,只有走到尽头
才肯回首  。和宽恕自己



月光中的河流

水面上的清辉 ,就像我们的爱

更多的漩涡与激流
穿过我们的身体 ,穿过梦境 ,往远方而去

我们永远站在
各自的彼岸——相爱  ,却孤独



秋风吹来

秋风吹来  。像古老的岁月从远方吹来
河面因此升高 ,江水因此黯然

很多人被吹走了  ,很多爱被吹散了
但我们爱它  。秋风里——

永远住着一个神  。为之赞美的苦难
值得被昂贵的秋风  ,一吹再吹




伤口

一个伤口  ,花很长时间去遗忘它
甚至嘲弄它 。它依旧会突然
哭喊起来  。像刚受伤那样  ,使人发狂

大海和旅途 ,并未抚平它的记忆
它在记忆中已变成那挥向伤口的刀
而我却想不起那个使我受伤的人的样子
 



赞美诗

路上的银杏树黄了
银杏叶在风中飞舞、旋转
前些天还在想银杏树
何时变成一排排金黄的风景
昨天也未曾发现
银杏树似乎一夜之间就黄了
就开始被风吹落了
我一定错过了什么——
好在神  ,总在暗处把我们错过的
恰如其分地带给我们




夜歌

我们关灯 ,星星点亮夜空
我们睡觉  ,虫子开始歌唱
我们做梦  ,风从远方吹来
水漫过我们的头顶
天使在屋顶飞来飞去
尘世空阔、完美  ,如创世之初



悲凉

很多次,我看到从云层射下的光
只照亮一个地方

光一束束很清晰
像手电筒或者探照灯一样

被照亮地方
应有圣徒降生  ,或者伟人出世

但我至今未曾遇见


大雪寄来的明信片

大雪寄来的明信片后来收到了
它夹在门卫办公桌上的一堆报纸中间
整整两个月 ,我为没有收到而遗憾
上面记录着她在云南客栈
度过的一小段时光  。湖水和天空
照见过她的手和背包
我大概知道  ,那有多么孤独和美好
当一个人走向高原 ,特别是像大雪
那样的好姑娘 ,她的内心  ,一定有
超出我们想象的寂静和坚定
但在这张明信片上  ,我只看到
清澈的天空和湖泊——
它们都有一颗少女之心


你很小

你很小
什么都喜欢  ,什么都好奇
说什么都接受
刚哭过  ,就能笑
刚说好  ,转身便忘了
你所有的难过和悲伤都是短暂的
你所有的快乐像风一样
可以让你飞起来
你爱草地上的落叶  ,风中的星星
爱雨滴  ,和水洼
这世上如果还有什么
比你更懂得爱 ,更懂得拥抱光……
我几乎无法相信



秋雨夜
——致L

我不再想死亡的问题
它不再使我悲伤和恐惧
每日我认真工作 ,生活
夹着尾巴做人  。偶尔在途中
遇见落日和大风
都视为上天的恩赐
若有可能  ,尽力为它们
写一首赞美诗——
生活中  ,必要的热爱
还是该保持的 ,以便噩梦
和仇恨降临时
拿出来防身  。哪怕仅仅是
用短暂的书写
来安慰渺茫的余生
现在我知道你已睡下
窗外开始下起小雨
但谁会在意
黑暗中雨水带走了什么
或者带来了什么
我们活在各自的世界里
构成了更大的世界
如夜空中的星星
那么多的孤独放在一起
反而不再孤独
远远看去 ,每一颗
都那么灿烂




月亮在笑

月亮在笑
在头顶  ,笑声明亮

四周云层漂浮
像你脸上的红晕

辉煌的城市和寂静的河流
在这一刻  ,竖起耳朵

我尽量保持
一种姿势  ,一种呼吸……坐在窗前

深怕轻微的动作  ,都会打破
这完美而激荡的空气

这笑声  ,渐渐地  ,也从我的心底
传来  。但只有你能听见




十月

小鸟很早开始鸣叫
江水在流淌
树叶在一片片落下
草地开始枯黄

我侧耳倾听
把身子伸出躯体之外
但四周并没有人喊我

清澈的天空中
死亡的阴影
如一支浩瀚的船队航行在江面上




烤全羊

在半山腰吃烤全羊
山下的湖泊和草地尽收眼底


凌晨诗

河流那么安静 ,河岸的灯倒影在水中
像做梦者躺在梦里  。风偶尔吹来
把火车的鸣笛从城市另一边
带到这一边 。我坐在椅子上
像小偷一样东张西望 。在黑暗中的
各种不相干的事物和思绪上
它们构筑了我醒着的另一种梦境



在秋天的深处

我看见灯笼般的柿子挂在风中
我看见无人的山坡布满落叶
我看见河水变浅裸露出黑色的礁石
天空变高大雁飞了过来
我看见有人坐在河边哭泣
有人会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
我看见一盏灯灭了
一颗星就会在黑暗中被点亮
我看见沉默的人们 ,都像秋风一样爱着这个世界



小野花

小野花  ,开在无人的山坡
大姐姐  ,穿着裙子在风中奔跑
天空干净  ,空气甜蜜
秋天就像春天一样
但除了我  ,没人知道这小小的美好
但除了我  ,没人可以从消逝的时光中再次领取




从深夜醒来

从深夜醒来
我听见火车穿过城市的轰鸣
以及之后留在大地上长长寂静的划痕
远远大于真正的轰鸣
我听见河对岸
有人不间断地发出虎啸声
就像在黑暗中
呼唤死去的人的灵魂
我还听见狂风吹着大地
我仿佛被吹进另一个梦境
它真实、黑暗而清晰
而这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独角兽

秋天深了
独角兽走在路上
没有人看见
在月光下咳嗽  ,打喷嚏  ,翻转着身子
在黑暗中走来走去
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幽深的梦境

独角兽
谁来安慰一下
给他一个拥抱  ,一个吻
为他写一首赞美诗
他与我们一样
也有往日的荣光
也深深爱着这个世界 ,爱着我们的孤独



赞美诗

我经常听见狂风吹过体内
犹如走在高原
阵阵呼啸 ,栖满双耳
而四周的旷野
明亮、平静

这就像我无论
走在何处 ,一个大海
悬挂在我身上
摇晃的光线
不断地穿过我的梦境

而我不知虚妄的事物
如此美而致命——
它使我保持着孩子般的忧郁和悲伤
我偶尔拿出来赞美
却收获更多的孤独和沉默




是的

我喜欢雨中的马
和它抖动的鬃毛上的雨水
喜欢灰色的大理石
和放在上面更为深色的葡萄
喜欢乡下的老房子
和它里面深藏的幽暗记忆
是的  ,我喜欢灰色的事物
在灰色中发出的光
像琥珀  。像一个人忧郁的眼睛
它比光本身更沉更亮
我在每一个人身上
都可以找到 ,并无须赞美——



立冬

夜里下过雨
马路上湿漉漉的
河两岸的房子
和树木笼罩着一层薄薄的迷雾
小鸟在四周鸣叫
桥上的行人、汽车
与桥下的河水一样匆匆而过
我也没有停留
每个日子 ,都和今天一样重要
但又飞速地离我们远去




独唱

一条河在静静流淌
一只鸟在河边歌唱
一棵树站在风中
一个人坐在树下

落日通红  ,江面开阔
风那么清澈
仿佛从远古的岁月深处吹来

但没有人在意一切
所有事物都沉浸于自身的静默中


乌托邦

再有一个礼拜就要见面了
可每天反而变得更漫长  ,像还有几个世纪……
窗外的树叶一片片掉下来
河流在从早晨到黄昏泛着寂静的光
可心跳在加速  ,空气中的甜蜜越来越浓
仿佛发令枪已经举起 ,审判就要开始
但没有人知道结果
没有人知道  ,未知的一切
正朝着他内心所期盼的方向行进着
轰隆隆的火车正缓缓地从远方的城市驰出


秘境

没有人打搅
没有雨水敲打屋檐
没有犹豫、胆怯
和因未知产生的各种恐惧
没有反对、告诫和禁止
没有生死在四周萦绕
被打开的夜空
每一颗星明亮饱满
每一阵风透彻甜蜜
手和脚  ,长发和胡子 ,都是爱
每一次亲吻  ,都像永恒
犹如梦境
它拒绝——
它之外的一切




赞美诗

那么温暖、深邃
只有绝望的人
死过的人
才会看见黑暗本身的光
那仿佛来自
天空深处的叫喊
只有盛开的花朵才能听见
心跳如此绝美
仿佛穿越几个世纪
我们才相遇  。这世上——除了你
只有母亲才这般宽容
允许我不断抽身往回走去




站在断桥上

白堤上的垂柳是绿色的
远处山脚下的法国梧桐是金色的
宝石山绿黄相间  ,山石叠层
山顶的塔冲向云天
湖水倒映着这一切



松鼠

我们一辈子会记住松鼠的叫声
从山顶下来
石阶两旁高达的林子
挡住了山下的湖水
和城市的喧哗
我们轻声说着话
四周寂静而清澈
一只鸟儿突然
在头顶发出响亮的叫声
对 ,我们以为是一只鸟儿
抬头才发现一只松鼠
站在树枝上鸣叫
我们看着它  ,它也看着我们




黑时光

黑时光 ,那么黑
像你的长发  ,你的眼睛

黑时光  ,那么温柔
像你的手 ,你的嘴唇

黑时光
琥珀 ,在闪闪发亮
风  ,直抵心肠

像一个梦境  ,幽深而潮湿
我进去  ,一直无法出来




赞美诗

一朵菊花开在旷野
冬日的阳光照耀着它
空气寒冷而稀薄
仿佛一种遗忘

它嫩黄  ,灿烂 ,娇弱
独立于凛冽而荒芜的波涛
仿佛一种爱
叫醒了一个悲伤的人



熟悉

梧桐树和湖光
长发和耳环
黑暗中的手和亲吻
淡淡的草叶香
像从记忆深处散发出来
弥漫着冬天
远山在湖光中 ,陷入一片寂静
雷峰塔 ,隐藏在山水间
游客和多年前一样 ,熙熙攘攘 ,人头攒动




桅杆

多想有一天
驾一小舟
穿过茫茫海上的迷雾
来到你黎明的窗前
高高的桅杆  ,在集市的曙光中闪耀
上面飘荡着旗帜
旗帜上写满你的名字
而你再也无需在岁月中等待  ,在梦境中
一次次找寻





一堵墙
立起来  ,被推倒
再立起来  ,又被推倒
来回三次
经过数年时间
一堵墙终于立起来

现在
父亲住在新房里
再也不用担心
有人开着推土机过来

父亲一生造了三次房子
送走了三个女人
大女儿、妻子和他的妈妈

在他以一个老党员的身份退休之后
终于安静了



赞美诗

在梦中睡去
星空也从未黯淡
但那一刻 ,我们并不在意
时光终究会带来
黎明与火车  ,分别和想念
漆黑的夜色中
我们似乎拥有了永恒
和它的孩子
它像我们一样  ,沉睡在我们的未来之中
而我们并不知晓



我们

习惯了遗忘
习惯了时光带走一切
习惯了一切留下痕迹
又视而不见

像早晨醒来
黑暗的梦境
已退回到黑暗中
像大海一遍遍冲刷的沙滩

我们不知
黑暗中的抵达
像流星划过有夜空 ,在大地上
绽放着永逝的光芒


   
上一篇:
下一篇:

诗歌《醉梦春》

诗歌《雨,来自天空》

诗歌《不问》

诗歌《山居闲》

诗歌《想起炉火》